-

[]

黑霧之下黑霧之下第1553章龍之戰彼德在奔跑著。

麵朝從空中落下的魔龍跑去。

跟有‘天災’之稱的魔龍比起來,彼德實在過於緲小。

那就像螞蟻和人類之間的距離。

但彼德這隻‘螞蟻’並末退卻。

氣勢節節上升。

與此同時。

彼德身上連接出現著各種顏色的光芒。

圖歌首先給這位議員加持了‘星蘊屏障’。

緊接著彼德身邊有晨曦一般的光芒彙聚,它們迅速組合凝聚出一套虛幻的光芒盔甲。

這是‘光流之衣’,是‘不滅鎧’昇華變化而來的能力。

隻不過,彼德身上這件,是由圖歌分配給他的力量所形成。

防禦力比圖歌自己的‘光流衣’有一定距離,但等同於‘秩序壁壘’。

最後,一個個晨曦光芒形成的圓盾浮現在彼德四周。

這些圓盾緩緩旋轉,全方位地保護著彼德,並且會根據對手攻擊的側重點,自行調整位置,或互相疊加強化防禦。

在圖歌提供了防禦能力之後,彼德身上又升起點點微光。

這些如同塵埃般的光芒形成一個又一個的星座。

星座不斷向上升起,撥升了彼德的運氣。

這則是由高行虎給予的‘星座躍升’。

當然,高行虎本人和圖歌,同樣也升起著一個個星座。

高行虎也獲得了圖歌的防禦加成。

緊接著,圖歌又雙手抬起,一麵麵幾若實質的‘城牆’飛快地升起。

它們構建出一座虛幻的都城,這座城池有城門、有城牆、有高塔、有炮台。

在它出現之後,圖歌、高行虎、彼德三人的身上湧現出青金色的光芒。

彷彿他們又披上了一件青金戰甲。

這青金光芒是‘榮耀壁障’,它和征服者的能力一樣同樣能鼓舞鬥誌,但同時還提升了防禦力。

最大防禦效果是扛住一次對城級兵器的攻擊!

它來自那座虛幻的都城,由天階‘堡壘’才能釋放出來的‘榮耀壁壘’!

數次防禦加成之後。

這幾人的防禦力已經高得令人髮指。

此刻,高空之上。

掀起風暴的魔龍‘天災’,那顆顆極度狂暴的龍晴映照著地麵那幾隻螻蟻的身影。

它張開了嘴巴。

這次不再是能量超級凝聚的光柱吐息。

而是一道扭曲不定,無聲卻張揚的斑斕火焰。

這糅合著多種特質的火焰瘋狂地湧向地麵,掀起瞭如同要將天空遮蔽的浪潮。

它所過之外,虛空褪去顏色,迅速暗淡,彷彿空間本身,迅速‘死’去。

這是一道死亡之焰!

它轉眼落到了‘榮耀壁壘’之上,這座恢宏雄偉的虛幻都城,瞬間讓火流沖刷而過。

位在都城中的三人抬頭看。

已經看不到天空。

視野之中,全是那種七彩斑斕的火焰。

它們像流瀑,似浮雲,如洪水。

沖刷而過,讓‘榮耀壁壘’的質感迅速削弱。

讓凝實的‘牆壁’寸寸變薄。

不過,這座虛幻的都城,始終還是扛下了這攻擊,並末崩散,仍舊屹立。

在圖歌為它補充能量後,它很快又恢複了厚實的質感。

而這時,彼德大吼躍起。

他一飛沖天。

鎖定魔龍的大頭,彼德飛起一腳。

天空立刻響起了尖銳的嘯叫!

大漢的腳上拖動一道道血紅色的鬥氣,它們糾纏著,形成了一道螺旋狀的波紋。

這波紋在魔龍身前,如同一根牙簽。

可當它擊中魔龍時,這頭魔龍的腦袋卻不受控製地向上升起,片片鱗甲浮現裂痕。

猛地。

半空炸起一片血色火焰。

這是鬥氣之火!

騰起的火光裡,魔龍讓彼德一腳踢得向上升起。

踢得腦袋上的鱗甲片片迸碎,揚起無數殘缺的碎片,噴上了半空!

伴隨這些碎片的,還有血液。

魔龍的血,從那些裂縫裡湧現,大片大片地噴灑向上。

破壞拳戴斯蒙克火箭炮!

一擊建功。

彼德勢儘而落。

此時,魔龍‘天災’止住了上升的勢頭。

一顆顆龍晴向下。

它猛地張開大口,亮起那層層密密,大大小小的無數尖牙。

撕裂了空氣,咬落下來。

它要咬碎彼德這隻蟲子!

那血盆大口追上了彼德,重重合攏!

然而。

它冇有咬中。

彼德在關鍵時刻,彷彿被一股奇異的力量推動般。

突然向上沉降,讓魔龍咬了個空。

但下一秒,魔龍的脖子上卻突然迸射出一條條血箭。

那裡清楚地出現了兩排牙印!

它彷彿讓一頭看不見,但同樣龐大的巨獸咬中!

此時。

位於大地之上。

高行虎麵容嚴肅,就在剛纔,他及時‘裁剪’了彼德被魔龍咬住的‘命運’。

並將這‘不幸’插入魔龍‘天災’的命運裡,讓它慘遭自己的嘶咬!

這必須足夠小心。

需要全神貫注,如此纔不會出現任何差錯。

天空上,那脖子血液飛濺的魔龍慘叫一聲,重重摔在了大地上。

這讓眾人彷彿遭遇了一場地震。

狂風的氣流裹挾著碎石雜物呼嘯而來,彷彿塵暴般襲捲平原,但被‘榮耀壁壘’抵禦了下來。

趁魔龍一時爬不起來。

彼德戴斯蒙克飛奔起來。

他奔向那頭側臥在平原上,脖子血如泉湧,來不及調整姿態的魔龍。

彼德拉動手臂,握緊拳頭。

讓道道血色鬥氣糾纏上去。

他重重揮拳。

平原上立刻響起一片如同炮鳴般的響聲。

破壞拳戴斯蒙克加農炮!

凝聚著血鬥氣的拳鋒砸在魔龍的鼻吻上。

一圈血色鬥氣飛快擴散,蔓延過魔龍全身。

讓它身上的鱗片塊塊豎起,讓它全身彷彿遭遇炮擊,炸起一顆顆血色火球。

魔龍慘叫著,並應激地朝四周噴吐火焰和光束,讓彼德不得不先後退。

大地粉碎,火光四起。

平原由於魔龍的破壞而地裂天崩時,那頭慘遭重創的萬龍之王一爪按著地麵,支撐起了身體。

它突然轉動身軀。

那條粗大的尾巴貼著大地,猛地橫掃!

地麵上大大小小的岩石、樹木,在這條尾巴下儘皆粉碎。

見那如同柱石般的巨尾橫掃而至,彼德擺出了防禦的姿態。

砰!

他被巨尾掃飛。

在關鍵時刻,他身周那些盾牌疊加起來,強化了防禦。

仍然被魔龍一尾巴抽碎。

緊接著是彼德的‘光流之衣’,身上的‘星蘊屏障’,最後是他自己的‘血鬥氣護甲’。

全都粉碎。

隻有青金色的‘榮耀壁障’顏色一下了暗淡,但仍然存在。

彼德胸口一悶,咳出小半口鮮血,人也飛出數百米遠。

從高行虎身邊滾過。

停下來時,他像冇事人似的又朝魔龍奔去。

趁這個機會。

圖歌又給彼德加上各種防禦。

高行虎朝他丟了一瓶‘春華’魔藥。

彼德身上再次光芒絢麗,他擰開蓋子,把魔藥飲儘。

剛纔那點傷勢不翼而飛,星蘊也開始慢慢恢複。

魔龍‘天災’的龍晴殘忍暴虐,但並末完全失去理智。

它做出衡量後,翅膀猛地張開,並朝天空發出一陣咆哮。

那聲音非但巨大,而且帶來精神上的震撼和威懾。

這是,龍威!

圖歌和彼德均是臉色一變,在‘龍威’的震懾下,無法自己地感到畏懼。

隻有高行虎臉色如常,天階之後的‘調和者’,他們的精神意誌空前強大。

能夠抵抗來自精神方麵影響。

趁強敵被‘龍威’震懾住,魔龍全身綻放出迷濛的光芒。

這光芒如同流水般覆蓋了它的全身,隨後它的形體就開始縮小。

每縮小一些,便會掀起狂暴的氣流,掀起漫天塵埃,讓人難以察覺濃煙裡的變化。

本來這個時候,彼德他們應該捉住機會攻擊。

顯然魔龍正發生著某些變化,並且在完成‘蛻變’之前,它無法做出任何動作。

可現在彼德和圖歌兩人仍然受到‘龍威’的影響,而不受影響的高行虎又冇有什麼戰鬥能力。

原本高行虎打算裁剪同伴受到震懾的‘命運’,但考慮到‘天災’是萬龍之王。

哪怕是它自己發出的‘龍威’,大概也不會對它造成任何影響。

因此高行虎放棄這麼做。

畢竟每次使用‘命運嫁接’,都會消耗大量星蘊,高行虎不想做無謂的浪費。

等到彼德兩人擺脫了‘龍威’的影響,魔龍也已經完成了變化。

在他們這三個天階的感知中,魔龍似乎縮小了體型,但力量更加凝聚。

呼啦——

平原上突然掀起一陣狂風。

這陣狂風吹散了塵埃。

讓眾人看到了前方不遠處的一個生物。

它大概有兩到三米的高度,人形,有著一個蜥蜴般的腦袋。

那上麵兩顆金黃的龍晴閃爍著智光,而瘋狂和暴虐都極度地收縮,不易察覺。

它全身覆蓋著灰白的鱗片,那些鱗片上遍佈著神秘的鱗號。

它長著兩根漆黑彎曲的龍角,收攏著一對銀灰色的翅膀。

一根前尖後粗的尾巴正一下又一下拍打著地麵,每次拍打,都會在地麵殘留下安靜燃燒的蒼白火焰。

胸口處,諸多鱗片間簇擁著一塊藍紫色的結晶,那菱形狀的結晶中有一道金黃的紋道。

如同一隻豎瞳。

“要小心!”

高行虎大叫道:“這傢夥變得比剛纔更危險,我可以感覺到,它體內充斥著爆炸性的能量!”

“它現在的狀態,就像將如同山巒般龐大的能量,壓縮成一顆雞蛋。”

“當那顆‘雞蛋’釋放所有能量時,足以改變一塊大陸的形狀!”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