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重返1989正文第1087章我冇惹事兒啊十幾分鐘後,周市長和何正帶著人來了,倆人看到陸峰打扮的這麼正式也是一愣,劉副市長走過來朝著陸峰問道:“怎麼還打扮起來了呢?”

“這不是重要人物來嘛,正式一點。”陸峰說著話挺了挺腰桿。

何正站在不遠處聽到這話臉上的神情頗為不爽,感情自己是個小人物,人家瞧不上唄,何正忍不住朝著周市長開口道:“一會兒讓他少說話為好,得罪我無所謂,得罪了人家,可不一定好辦。”

劉副市長也朝著陸峰低聲道:“那個,一會兒你往後站,人家不問,儘量不要說話,把自己的臭脾氣收斂一下,有什麼技術上的問題,讓柳總多說。”

“您還不相信我?我又不是傻子,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陸峰解釋道。

“我知道,我知道,這回跟以前不一樣。”劉副市長急忙安撫他,能跟周市長嚷嚷起來,還有啥不敢乾的?

伴隨著機場廣播響起,一架客機安穩落地,現場的禮儀小姐急忙都站好,幾分鐘後一個五六十歲的男子邁步走了出來,狀態器宇軒昂,絲毫看不出老態,身後跟著十幾號人,周市長急忙走上前,一把握著男子的手客氣道:“牛部長,您辛苦了。”

“不辛苦,都是為了科技發展嘛,你們市在半導體領域可以說是起到了全國的模範帶頭作用啊。”牛部長誇讚道。

“主要是認真貫徹了科技委的工作內容和您的精神。”周市長拍馬道。

何正看到周市長第一波寒暄快要過去,急忙上前道:“您辛苦,我叫何正,前期考察小組的組長,歡迎您來視察工作。”

“你們也辛苦。”牛部長看著何正打量了一眼,隨口客套著。

“我們這段時間瞭解下來,深圳在半導體方麵的佈局,主要是您在工作上的辛勤付出,纔給他們指明瞭方向,最主要的是周市長上來後,第一時間的真抓實乾,讓工作有了實質性的進展。”何正把功勞推到了周市長身上。

“我們領導是一方麵,最重要的還是一線工作者,有了突破,還得有落實,要開花結果,讓科技的春風,吹進千家萬戶。”牛部長朝著現場掃視了一眼,問道:“哪位是佳峰的負責人?”

劉副市長聽到這話,急忙往前推柳城,想讓他上前說話,柳城直往後退,陸峰往前兩步,伸出兩隻手握了握手道:“您好,我是佳峰集團的創始人,陸峰,歡迎您來考察佳峰集團,我們的成果得到您的重視,心裡也是頗為自豪和滿足的。”

“果然很年輕啊!”牛部長看著陸峰,這小夥子帥氣,彬彬有禮的,還這麼有能力,怎麼能讓人不喜歡。

“現在的整體技術,距離國際一流水準怎麼樣?”

“若是以生產標準來說,我們還差的遠,隻是在一些核心關鍵點取得突破,不過我們有信心在明年拿出生產方案來,實現量產,主要是以手機為主,佳峰在和諾基亞的合作中吸取了很多國外第二代2g數字通訊技術,相信到時候,純國產的手機將會問世。”陸峰介紹道。

“全國產?相比起晶片產業,這又是個意外的驚喜啊。”牛部長麵露喜色,手機產業鏈可一點都不比半導體差,如果能實現全國產手機,對於國內產業的帶動將會是巨大的。

“與其說是驚喜,不如說是我們應得的,在科技領域內有您的高瞻遠矚,再加上辛勤的國人,付出瞭如此多的血汗和辛勞,這一切都是應該的。”陸峯迴答道。

這個回答讓他很是滿意,臉上止不住的笑意,對於陸峰更是連連誇讚。

一旁的何正臉色僵硬,陸峰站在那口吐蓮花,介紹著佳峰的研發成果,話裡話外誇讚著自己和領導,跟在周市長麵前囂張的模樣完全不同,如果說之前的陸峰更像是二混子學生,那麼此刻就是學習好的乖孩子。

周市長站在那看的眼氣,心裡直罵馬屁精,可是又覺得自己位置不夠,不能讓陸峰給自己拍馬屁。

接機時間半個小時,絕大部分時間都是陸峰跟牛部長聊著天,陸峰展示出來的狀態就是,能力出群,為人謙遜,說話還有點小幽默,說話中把牛部長當長輩一般尊敬著,談起產業就是大格局,動不動就是全人類,一張嘴就是十億人民。

上了車,從機場直奔佳峰集團總部,車上,周市長黑著臉看向旁邊的劉副市長道:“他怎麼那麼能說?就屬他話多?你給他打電話,不要一臉馬屁精的樣子,人傢什麼樣的人冇見過,我跟你說,領導很討厭這種人的。”

劉副市長急忙掏出手機給陸峰打電話。

另一輛車上,何正的臉色也不好看,他原本以為陸峰是那種愣頭青,今天肯定得出點事兒,現在一看,自己更像個愣頭青,這讓他很不爽,最主要的是,陸峰說了那麼多,一句都冇提他和周市長。

隨著車輛駛入佳峰集團總部,樓下已經聚集了上百人,在熱烈的掌聲中,陸峰先下了車,隨後在周市長和何正的目光下一路小跑著到了牛部長的車門前,親自打開了車門。

“這人真噁心,我最瞧不上的就是這種人,溜鬚拍馬,以前怎麼冇看出來是這種人。”何正看著陸峰滿臉笑容的開門,氣的牙根直癢癢,他在拍馬屁這方麵,居然比自己還嫻熟?

周市長也是黑著臉,一眾人邁步朝著車子走去,牛部長下了車,抬頭看著總部大樓問道:“這一棟樓都是你們公司的?”

“冇錯,現在總部的辦公人數已經有兩千多人了,下屬的生產廠有三家,天津,蘇州和東莞,總員工即將突破十萬人,其中還有多家下屬配套企業,從產品設計包裝,原材料加工,運輸,各類配套企業。”陸峰介紹道。

“很全麵嘛,都掌握在了自己的手裡,員工待遇怎麼樣?”

“我們企業是以人為本的,這方麵是魏總在管理。”陸峰也知道自己說太多招人恨,朝著魏豔丹使了個眼色,自己往後退了一步。

何正走上前,伸手悄悄的拉著陸峰的衣袖,往後拽,目光盯著他神色不善。

魏豔丹和柳城分彆介紹了一些公司的情況,牛部長聽的連連點頭,邁步朝著裡麵走去,陸峰往前疾走兩步推開了門,何正咳嗽了一聲,開口道:“陸總,用不著這麼賣力的表現,我相信隻要平日裡做得好,領導都會知道的。”

“不是!”陸峰看了一眼何正,朝著牛部長解釋道:“我這個人其實平日裡挺懶散的,企業能有今天,一來是一線員工的付出,二來是市裡麵的領導,今天表現的積極,其實跟誰來了沒關係,主要是我這人敬老,我一直覺得隻要工作到位,領導不領導的,真無所謂,可是長輩得尊敬,這是家裡從小教育的,尤其是今天看到牛部長,是真的親切,跟鄰家大爺似得。”

陸峰還是拉了一把周市長,唯獨冇提何正。

“尊老愛幼,也是華夏美德嘛。”周市長在一旁插話道。

牛部長聽到這話笑了起來,是個人都怕領導的權,可是把領導當長輩一樣的尊敬,這就跳出了權的範圍,同時也拉進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我這個人,其實最怕的就是彆人在我麵前弄虛作假,這樣不瞭解下麵的真實情況,不利於發展,大家有什麼問題就儘管展示出來,有問題就解決,這樣才能更好的發展。”牛部長朝著陸峰道:“有難處,更要說出來。”

“那何組長剛來就要喝茅台這是可以說的嘛?”陸峰麵露尷尬的僵在那,愣了一下急忙找補道:“不是說要喝茅台,主要是為了配一桌子兩千塊的招待酒席。”

這話一出現場的氣氛微妙起來,現場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陸峰和何正,此刻何正的臉都快僵死。

“跟科技無關的,就不要說了,兩千塊錢是五桌的飯菜錢,陸總記錯了。”何正急忙找補道。

“是我記錯了,不過後麵要去找姑孃的事兒,我是記得真真的。”陸峰又補了一刀。

“陸總,你不要瞎說,哪兒的事兒啊?”劉副市長急忙上前道:“你少說兩句吧,冇有的事兒儘瞎說。”

“哎呀,你看我,最近忙的都混亂了,不僅要配合何組長考察,還得幫他寫半導體產業指導意見,要不然我這個公司可就麻煩了,昨晚上嚇得我都冇睡好。”陸峰一臉懊惱道。

現場幾十號人,此刻盯著陸峰安靜的落針可聞,牛部長的目光在何正臉上盯了一眼,神色頗為不悅,何正微微低著頭,現在吃了陸峰的心都有。

“科技企業不容易,總得經曆一些波折,我們上樓看看吧。”牛部長說完朝著電梯走去。

陸峰跟了上前,還冇走兩步,就被劉副市長一把拉到了後麵,咬牙切齒的低聲道:“從現在開始把嘴閉上,彆惹事兒了,聽到冇有?”

“惹事兒?我冇惹事兒啊?”陸峰看著他衣服要吃人的樣子道。

準確的說,陸峰還冇開始惹事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