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

秦長青一拍桌子,無比強硬。

“大唐之威嚴,不可侵犯!”

“你扶桑囚禁我中原子民,虐殺奴役他們,就必須接受懲罰。”

“彆他麼和我說什麼神之地。要麼賠錢、要麼割地!”

見秦長青態度如此堅決強硬,阿倍保利懵逼了。

“賠償多少錢都可以,但是我們國家現在冇錢。”

“神之地絕對不會讓給你們大唐,這件事一點商量的餘地都冇有。”

阿倍保利簡直要氣瘋了,怒視秦長青,“姓秦的,要戰便戰,後退一步算我輸。神之地絕不割讓!”

“傳令,炮轟扶桑艦隊!”

“再把這個人給我扔下海,彆讓我在島上在看見他!”

喏!

瘸子像是拎小雞一樣把阿倍保利拖走。

獨眼龍招呼來一名護衛,“扶桑戰船,占據我大唐水疆,轟走他們!”

“秦長青,神之地絕不割讓,天照大神會降下天罰,懲治與你的。”

“多說無益,老子就在這個島上,要打你們就放馬過來!”

轟轟轟!

一艘戰艦開炮。

阿倍保利被丟到港口,看得目瞪口呆,轉頭看向秦長青的方向:你怎麼敢的?

開炮確實是開炮了。

都是先前的部署罷了,炮口冇有對準扶桑的戰船,炮彈全都落在戰船的一側。

水花飛濺,扶桑人嚇得呼爹喊娘。

阿倍保利見狀,急忙登船,帶人反悔了本州。這件事他可做不了決定。

講道理,國家和國家之間的戰爭,不是兒戲。

雖然秦長青看不起他們,但阿倍保利心裡依舊是把這件事上升到了國戰的層次。

必須要請示一下國王,如果神之地割讓出去,扶桑的信仰也就崩塌了。

本州,在這時候準確的稱呼應該是飛鳥。

根據記載,從公元前一直經曆了彌生時代、古墳時代、飛鳥時代、平安時代、幕府時代……

目前,小日子屬於是飛鳥時代。

它的政治中心為飛鳥縣而得名,重大的事件有聖德太子改革、大化改新、白村江之戰等。

它分前期、中期和後期,前期為為蘇我專權時代,中期為曲折發展時代,在位的國王受到了左右兩方勢力的壓力,在先進與反動的方向中進退維穀。最後是被稱作盛世的奈良時代。

在國內,皇室在統一國土後,不斷霸占地方貴族的領地,擴大自己的屯倉,並將侵略朝鮮的軍事負擔強加在他們身上,皇室和地方貴族間的矛盾不斷激化。

矛盾統一的結點,是白江口之戰,劉仁軌乾掉了小日子的水師,自身矛盾統一,他們把目光對準了中原,時刻為入侵中原做準備。

到了六世紀中期,部民製已不適應生產力的發展水平,開始瓦解,部民紛紛逃亡。朝廷內部新舊勢力之間的鬥爭日益加劇。在朝廷中握有實權的大伴氏曾因主張把任那四縣割讓給百濟而受到攻擊,從而失去政治勢力,物部氏和蘇我氏取而代之。

物部氏是朝廷掌握軍事的貴族,是維護原有統治方式的守舊勢力。

當時,蘇我氏是積極吸收外來思想和文化的進步勢力,不斷的派遣唐使在中原學習,帶回來佛教、農耕、工業等技術。

蘇我稻目之子蘇我馬子和物部尾輿之子物部守屋之間展開了殊死搏鬥。最終,馬子討滅守屋取得勝利,物部氏滅亡。自此,蘇我家族獨攬朝政。

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小日子的一切學習的都是大唐,開放了部分生產力,完善了扶桑的各種製度,扶桑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逐漸強大起來。

秦長青對這段曆史,研究的不是很透徹,他貫穿的就是一個原則:乾他!往死裡乾他!

…………

長安。

太極殿。

龍椅依舊空著。

李治坐的還是輔位,以監國者的身份處理政務。

老程第一個站了出來,開始訴說這些年李治的各種功績。

說完之後就是李績和許敬宗。

最終,太子黨的成員統一口徑,請求李治登基為帝。

“父皇還在世,隻是出海遊玩而已,本宮還年輕,登基就算了吧。”

李治正了正衣襟,站起身,對著滿朝文武一躬身,禮儀、派頭、禮賢下士做的有模有樣。

“登基這件事,以後就不要提了。”

“本宮要等父皇回來,登不登基做皇帝,父皇說的算。”

許敬宗一躬身,“太子殿下,陛下留下了傳位昭書,已經同意把皇位禪讓給點下了。”

“傳位昭書,目前就在太廟裡麵供奉。”

“國不可一日無君,臣等不能一日無主。”

許敬宗聲淚俱下,“殿下,群龍無首則不成龍,還望殿下為江山社稷、為黎民百姓、為我等臣子考量,臣跪請殿下登基!”

隨後,太子黨成員紛紛跪地,“臣,跪請殿下登基。”

馬周、褚遂良、岑文字等人見狀也是一樣,“臣等,請殿下登基。”

“舅舅……”

李治表現的十分慌亂,把求助的目光看向長孫無忌。

“殿下!”

長孫無忌雙膝跪地,“臣,長孫無忌跪請殿下登基!”

“唉!”

李治一甩衣袖,“你們這是在逼宮,你們這是在逼宮啊!”

“殿下,宗正寺卿、晉陽公主殿下求見。”

“請!”

李治心頭一喜。

李明達穿著朝服走近太極殿。

在身後,常樂為首的十名內侍。

“臣李明達參見太子殿下!”

李明達躬身施禮。

“皇妹,不必如此,你來此所謂何事?”

“宣詔!”

李明達話音剛落,常樂端著一個蓋著黃布的托盤遞到李明達麵前。

李明達掀開黃布,緩緩打開詔書: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聖旨宣讀完畢,李明達雙手托著手中聖旨,“臣妹,懇請皇兄尊奉父皇詔書,登基為帝。”

說完,對著常樂一使眼色。

常樂帶著所有內侍上前,給李治來了一個黃袍加身。

自此,李治登基為帝。

貞觀年號不變,第二年該國號為永徽元年。

為此,李治大赦天下,冊封群臣。

趙國公長孫無忌為太尉兼檢校中書令,英國公李勣為開府儀同三司,程咬金為天下兵馬大元帥。

以禮部尚書、兼太子少師、黎陽縣公於誌寧為侍中,太子少詹事、兼尚書左丞張行成為兼侍中、檢校刑部尚書,太子右庶子、兼吏部侍郎、代理戶部尚書高季輔為兼中書令、檢校吏部尚書,太子左庶子、高陽縣男許敬宗兼禮部尚書,岑文字從中書令,晉升尚書令。馬周、褚遂良等人官職不變,各加爵一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