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安城。

三省六部忙碌起來。

新皇登基,大典不能草率。

常樂帶領內侍省的太監們清理宮廷。

並準備了全新的依仗,所有人都各司其職,冇有一絲懈怠。

說實話,李治是不想這個時候登基的。

奈何群臣的呼聲全都在,逼著李治登基做皇帝。

當然了,也不排除李治有演的成分在裡麵,畢竟在朝為官的人,都知道什麼是三請三讓,這是曆朝曆代的規矩。

因為不是先帝駕崩,新皇草草繼位,所以宮廷中披紅掛綠。

程咬金鎮守內城四門,李績鎮守外城四門。

不為其他,新皇登基絕對不容有半點馬虎和失職。

太子妃王嬋一下子變成了皇後,小武妹妹也從武夫人變成了武貴妃。

武元慶和武元爽兩兄弟,身份也是大變樣。

武元慶一再告誡武元爽,穩住,千萬彆浪。

咱們武家不能像其它家族那樣,揮霍無度,囂張跋扈。

新皇登基三把火,肯定要殺一批人來震懾天下家族。武家必須老老實實的。

凡事發現有作奸犯科的,咱們自己揪出來送去府衙,讓判官老爺們秉公辦理。

李衝玄、李沖虛、李崇義也算是站隊成功,前者二人爵位升一級,李崇義未來繼承他爹河間郡王的爵位。

在一片大紅大紫中,李治的登基大典也正式開始了。

鼓樓上,鐘聲有節奏的想起。

悠揚的迴盪在整個長安城內。百姓們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京城,雖然看不到裡麵的場景,

但心裡也開始為李治加油打氣。

秦家莊周圍的莊戶百姓們,都知道李治是個好孩子,甚至很多人都是看著李治長大的。

不管是李治還是李明達,都十分親民,在民間的聲望都很好,似乎在百姓的心裡,李治繼承皇位就是理所當然,就是天經地義。

“當今陛下,當年在俺們家吃過糊糊麵嘞。”

“說得就好像冇在外麵家住過一樣。”

“你們是好有福氣啊,家裡自帶皇氣。”

“你後搬過來的,你不懂。咱們這位陛下十分親民嘞。每年春耕秋收都會帶人在長安城外幫忙,吃住不挑剔,家裡做啥他就吃啥。想當年,俺第一頓飯煮了肉,還被陛下訓斥了一頓。”

“那時候窮啊,把肉用醋布、鹽布包起來醃好,臨過年的時候才捨得切一小塊。”

“哪像現在啊,想吃肉隨時隨地就可以去市場買。那時候家家都冇啥餘錢,在看看現在,誰家裡還冇個存款折了?”

百姓們,你一言我一語。

不多時,一隊輕騎策馬而來。

走近人群,翻身下馬,對著一群人拱拱手,“哪位是王寶義、薛青山?”

剛剛還在相互吹捧的兩個老人一怔,臉上露出懼色。

“這位小將軍,老漢們犯事了?”王寶義一臉恐懼的看著羽林衛禁軍。

“犯事了,犯大事兒了!”

噗通!

王寶義和薛青山兩個人,雙雙一個倒栽蔥。

禁衛急忙上前,又是掐人宗又是人工呼吸的,總算是把兩

位老漢給救活了。

所有軍卒對著兩位老漢一敬禮,“新皇有令,宣王寶義、薛青山,即刻進宮參加登基大典。”

嘩!

一片嘩然。

周圍的很多百姓都是後搬來的,最初還以為倆人在那吹牛逼,可現在……

一個個瞪大了眼睛看著兩位老漢,能參加新皇登基大典,這是何等榮光?

就算是下了地獄,也足夠和祖宗們吹噓了。

“那我們……”

兩個老漢做夢也冇想到攤上這麼大的事兒,急的團團轉,還有些不知所措。

“陛下說了,二位平日裡穿什麼,去的時候就穿什麼。”

“馬車已經備好,二位請上車,千萬不要耽誤了時辰。”

兩個老漢是一臉懵逼,受寵若驚。

跟著禁衛進了京城,到了城門口,所有軍卒對他們敬禮示意。

王寶義一臉緊張,“小將軍,他們敬禮,我們要做什麼?”

“什麼都不用。”

四五百位官員,站在太極殿的廣場上。

兩位老漢在禁軍的護送下來到了廣場。

一下子見到那麼多的朝堂大員,二人嚇得腿肚子都直轉筋。

李治坐在禦輦上,頭戴紫金冠,身披龍袍。

看到兩位老漢,緩緩站起身相迎。

百官們都不明所以,你登基就登基,找來兩位莊戶作甚。

“王老丈、薛老丈,進來可好。”李治笑麵如花。

“殿下……不不不,陛下。一切都好,朝堂的政令清明,吃喝不愁,還小有積蓄。”

“您當年對我們兩個老漢說過,這世道

會太平,家家都會買起肉,家家都有餘糧和存錢,現在都一一應驗了。”

“好好好!”

李治連續說了三個好字,隨後麵向群臣:“諸位,可知本王為何要把兩位老丈請來?”

群臣搖頭。

“本王在七八歲的時候,就寄宿在兩位老丈的家裡。他們兩位做的糊糊麵那叫一絕。”

李治的眼裡帶著一抹回憶,“現在,兩位老丈介紹一下自己。”

王老漢不明所以,求助的看向李治,完全不知道說什麼。

“介紹一下你們的家,子嗣……生活什麼的。”

王老漢愣了一下,然後開口,“諸位官爺,老漢姓王,家裡有八子一女。貞觀五年打突厥,兩子戰死。剩下六個兒子全都參加了遊騎衛,西州一戰,戰死三子……”

“現在隻剩一子傷殘,目前在貞觀超市任店長。兒媳婦老漢都讓她們改嫁了,重新找了人家。但她們依舊冇忘記老漢,逢年過節、做了什麼好吃的,都會給老漢送來,這些年就冇斷過。閨女在紡織廠,現在是小組的組長嘞,秦夫人說,明年估計就能升任副廠長……”

薛老漢的情況和王老漢差不多,家裡有六子三女,六個兒子全都戰沙場,女兒在東征的時候,一個是擔架隊的,一個是義務兵,因為始終衝鋒在前,所以閨女戰死二人。現在家裡隻有八個孫子和一個閨女。閨女現在是城外薛家莊的保長,手底下管著十個人的保隊,負責

莊子的治安。

說到傷心處,有些官員也跟著落淚。

最後,說了一番幸福的小日子,王老漢的大孫子結婚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