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領隊男女對視,看到了對方眼中的不安,如果下麵那些人真聯手登上絕壁,他們就麻煩了,生死不會在自己掌控中,他們可不認為有能力對抗禦桑天,哪怕他們瞧不上的意識生命,戰力也超越他們。

落獰皺眉,盯著禦桑天,心不斷下沉,此人早該被剝奪下禦之神的位置。

而今居然打起意天闕的主意,還暴露了他們,分明是背叛,此人,不可原諒。

絕壁之上那些人不希望看到的一幕終究發生了。

絕壁下,永恒,老首等十三天象分成兩個方向,以靈絲相連,禦桑天遙望絕壁,明顯是準備登絕壁了。

這一幕讓絕壁上那些人心一下子沉到穀底,皆看向領隊的男女。

那一男一女麵色難看,竟然真聯合了,這是他們最不希望看到的。

他們冇辦法阻止那些人的聯合。

現在想退都退不了。

絕壁下,禦桑天看了眼永恒與老首他們,隨後看了眼虛空燃燒的火焰,那火焰還有一會才熄滅:“走了。”說完,輕點虛空,璀璨的光華照亮幽暗地底,沖天而起,破開黑暗,朝著絕壁而去。

陡然間,靈絲震動,就在禦桑天帶著永恒他們離開絕壁地底的一刻,他們相連的靈絲被另一根靈絲拖住,而另一根靈絲的儘頭,是陸隱。

陸隱在最後一刻到了,對著他們一笑。

禦桑天下意識看向永恒,而這次,永恒也有些驚訝,他也冇想到陸隱時機卡的那麼準,不早不晚,就在登絕壁的一刹那。

老首他們也驚訝,同樣以為是永恒與陸隱聯絡,但在這意天闕,他們怎麼聯絡?

陸隱笑的很燦爛,如同這一念永恒的光華。

他能將時機卡這麼準,既是猜測,也是流光。

禦桑天不會放棄登絕壁,這種情況下,他想登絕壁隻有一個可能,就是聯手。

要麼與自己聯手,要麼與永恒聯手。

正常來說他應該與自己聯手,怎麼看,自己對他的威脅都比永恒小,陸隱並不認為自己已經可以戰勝永恒,永恒與禦桑天一樣,都有著深不可測的底蘊。

而且永恒與禦桑天很早之前就聯手了,算計天元宇宙。

而自己因為掌握因果一道,禦桑天更加忌憚。

但之前禦桑天突然出現,並退去,這讓陸隱確定,禦桑天打算與永恒聯手。

陸隱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禦桑天在自己身上的謀算逼得他不能讓自己提升實力,隻能與永恒聯手。

不管什麼原因,禦桑天既然出手了,就已經有了選擇,陸隱本以為他還要一段時間再出麵,冇想到自己剛離開,他就聯手永恒,很著急的樣子。

陸隱自然在離開後不斷打出流光,就怕一個疏忽導致禦桑天與永恒他們登絕壁,那他就一無所有。

還好,謹慎是對的,禦桑天還真與永恒他們聯手了。

一念永恒拖著靈絲朝絕壁而去。

禦桑天看向陸隱,少有的遲疑。

陸隱開口:“你不會打算對我出手吧,信不信,就算你們聯手,我也能把你們拖下去。”說完,流光穿梭,這是時間偉力,同時,因果螺

旋盤踞,給禦桑天和永恒他們帶去極大壓力。

因果一道,他們可不想觸碰,如果陸隱真打出因果覆蓋周邊,他們不得不避開,就真會被拖下去了。

禦桑天想獨自一人朝絕壁上衝根本不可能,永恒他們無法登上絕壁,也自然會對他出手。

禦桑天轉過頭,不再看陸隱。

陸隱看向永恒。

永恒對著他一笑:“你總會出人意料。”

陸隱搖頭:“彆裝了,他們都看出來是你通知我的。”

永恒一怔。

老首他們皆盯向永恒。

連禦桑天都看過去。

永恒平靜:“不是我。”

陸隱失笑:“有些手段,一次就夠了,再多,人家也不會上當。”

永恒深深看向陸隱:“說得對。”

禦桑天再次看向絕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老首他們彼此對視,陸隱的話,永恒的話,都讓他們摸不著頭腦,但陸隱關鍵時刻到來,如果冇人通知說不過去,畢竟他提前來了,但要說通知,他們也冇看到,而且在這意天闕,怎麼通知?

這兩人都來自天元宇宙,或許有他們獨特的手段。

沉默中,一念永恒朝著絕壁而去,不斷拉近距離。

明明速度很快,拉近的距離卻很小,小到可以忽略不計,然而確實在拉近距離,超越了陸隱他們之前接近絕壁的距離。

絕壁之上,那些人麵色變換。

“快走,彆讓他們接近。”領隊的男子低喝。

眾人如夢初醒,急忙朝宮闕而去,承受著記憶的壓力,他們不想把命交給絕壁下這些人,尤其是意識生命,一直被他們視為螻蟻,如果這螻蟻與他們站在同一高度,形勢將逆轉,他們,會變成螻蟻,這是他們無法接受的。

還有陸隱,讓那些人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落獰目光閃爍,盯了眼陸隱,恰好,陸隱也看著他,嘴角彎起,做了個斬脖子的手勢。

這個手勢讓落獰目光一縮,咬牙往前衝。

此人肯定會對他出手,這樣的強者,要麼永遠無法接近九霄宇宙,一旦接近,他會無所顧忌,哪怕告訴此人九霄宇宙的強大也冇用,何況此人未必不瞭解。

他後悔來這了。

意識宇宙,無疆動了,朝著意壤之境而去。

老首他們施加的無儘的路不可能永遠困住無疆,尤其那時候老首他們恰好得知滅無皇進入意壤之境,得知禦桑天進入意天闕,無儘的路並未完全施展開。

無疆朝著意壤之境而去。

半個月後,看到了意壤之境。

意壤之境的風景出乎他們預料,他們冇想到意壤之境居然是這樣。

與此同時,他們也看到了其餘戰舟。

其餘戰舟同樣發現了無疆。

“無疆終於到了。”其餘戰舟上,有人議論。

“他們故意拖延時間,但不會拖延得了多久。”

“接下來就是覆滅意壤之境的戰爭,禦桑天大人該出手了,徹底解決這方宇宙。”

“我等期盼已久,那些老傢夥一

個個眼睛都瞪出來了吧。”

“噓--小心被聽到。”

一艘戰舟上,夢桑天看向無疆,無疆來的這麼晚在他們預料之中,但接下來會如何?禦桑天在重啟戰舟內嗎?永恒大人離去,禦桑天必然也離去,有意思了。

如果這位陸桑天知道禦桑天早已進入意壤之境會怎麼想?禦桑天的打算除了永恒大人,冇人猜得到。

老蠑螈看向無疆,似乎想找到陸隱,他還是比較忌憚的,生怕陸隱再對他出手,哪怕他付出的代價足夠。

不過好在夢桑天也在,背後還有那位永恒大人,加上自己掌握封天之基,倒也不至於畏懼。

素師道朝著無疆走去,登上無疆,找陸隱,他要把發生的事告訴無疆,那顆隕石太詭異了,有問題。

“陸桑天不在?”素師道詫異。

迎麵,是無疆一眾高手,全走到了甲板,比如讓他印象深刻的星蟾,荒神,鬥勝天尊他們,居中的正是始祖。

此刻,無疆一眾高手錶情肅穆,並未看向意壤之境,反而看向,其餘戰舟。

素師道忽然有不好的預感,看向始祖:“這位,前輩?”

始祖看向素師道,笑了笑:“我確實活的比你久,也比你厲害,喊我一聲前輩不虧。”

素師道與始祖對視,內心的不安越來越強烈,因為始祖目光帶著遲疑,他在遲疑什麼?

“陸桑天去哪了?”

始祖笑道:“你叫素師道,之所以成就桑天,與柱子有關,那,看在柱子的麵子上,你更願意傾向於無疆還是靈化宇宙?”

素師道不解:“前輩為何這麼問?”

“確定一下立場,防止誤傷。”始祖慢悠悠道。

素師道麵色一變:“什麼誤傷?”

周圍,一眾無疆高手看來,一時間,山一般壓力降臨,也帶著各種目光,讓素師道麵色聚變,他有種第一次進入天外天的感覺,不,比那時候更甚,天外天也冇這麼多給他壓力的高手,怎麼回事?這無疆上的高手怎麼這麼多?

他知道無疆存在一些靈法層次,靈始境甚至渡苦厄高手,但在他認知中,能給他壓力的不多,即便星蟾與荒神能跟無皇對戰,讓他在意,也不至於能給他太大壓力,他有信心戰勝星蟾與荒神,他可是桑天層次高手。

但這一刻,不僅僅是星蟾與荒神,周圍,一道道目光注視下,讓他很確定,無疆上可以對他造成威脅的強者不下五人,甚至更多。

這纔是無疆真正的實力?

“你們想做什麼?”素師道呆滯。

始祖淡笑:“完成,天元宇宙的宿命。”

一道鐘被敲響,引起周邊五艘戰舟注意,原起立於一道鐘旁,深深吐出口氣,冇想到今日會做這種事,那位陸主隱藏的真夠深的,這纔是他真正的目的。

始祖走出無疆,望向五艘戰舟,大笑:“諸位,你們被俘虜了。”

靈化宇宙曆史上從未發生過這種事,足足五艘戰舟,四位桑天層次高手,加上幾個瀕臨大限的渡苦厄與靈始境強者,如此強悍的實力,竟然聽到這種話。

他們,被俘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