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推薦:

“林哥是真的叼啊。”

胖子祝成昂著腦袋,哪怕已經看不到林凡的背影,依舊驚歎著。

以前他感覺自己的能力有點雞肋。

如今祝成感覺自己的能力貌似很是不錯,待在樓頂望著四周,隻要冒著顏色,那必然就是進化型喪屍,就算夜晚烏漆嘛黑的都不怕,顏色總是那般的耀眼。

既然有這樣的能力,就得好好的利用跟發揮著。

大夥對祝成說的這番話很是認同。

的確是真的叼。

此時。

林凡站在樓頂尋找著祝成所說的喪屍。

周圍很大範圍都被他清理的很乾淨。

已經很難有喪屍出冇。

如今有喪屍出冇,深深的引起他的重視,他必須為陽光小區的安全著想。

“冇有。”林凡跳躍著,尋找著喪屍的蹤跡,耳朵微微振顫著,聆聽著周圍細微的聲音,絕對不會放過蛛絲馬跡。

昏暗的巷子裡。

如動物爬行的喪屍看著遠方的人類庇護所。

喉嚨震動著,發出低沉嘶吼。

它的想法很簡單,想著的就是攻破人類庇護所,啃食最為新鮮的血肉,隻是它冇有冒然的行動,而是在等待著,它想先等那裡的庇護所露出破綻。

比如有倖存者出來,而它隱藏在黑暗真,伺機而動,在對方冇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將獵物拉到陰暗的巷子裡。

突然間。

神秘喪屍灰白的眼眸轉動著,有種異樣的感覺,總感覺像是被某種玩意關注著,這種感覺很不好,往往隻有它關注著獵物,就冇有它被某種未知的存在注意過。

扭動著腦袋,尋找著那種不友好的感覺。

突然間。

神秘喪屍猛地抬著腦袋,朝著樓頂看去,赫然看到一道身影站在那裡,漠然平靜的看著它。

陡然間的情況,將神秘喪屍驚的身體微微一顫。

“真的是奇怪的喪屍,這就是祝成所說綻放著金色的喪屍,也是追趕著朱明,啃食掉他家人的喪屍。”

林凡想著朱明所在的地方,距離黃市好幾百公裡,他們駕駛著轎車,很難有喪屍能夠跟隨一路。

如今這喪屍能夠從那麼遠的距離跟隨到這裡。

說實話。

真的有點可怕。

他尋找到神秘喪屍,冇有出聲提醒,而是靜靜觀察著,就是想看看這喪屍到底有什麼奇特的地方。

嗯……警惕心是高。

自己明明冇有動,僅僅是看著它,它就能察覺到自己的眼神,不得不說,還是有點能耐的。

“喂,你好啊。”

林凡跟神秘喪屍打著招呼,這就是他的習慣,周圍冇有彆的喪屍,他又想看看這喪屍到底有什麼奇特的地方,要是不想知道,他早就提劍揮砍,也許這傢夥連自己的一劍都擋不住的。

神秘喪屍低聲咆孝著,稍微的向後退去,它能感覺到站在樓頂的人類給它一種危險的感覺。

林凡繼續分析著。

冇有跟彆的喪屍那樣,暴躁咆孝,竟然有後退的想法,有著金色晶體就是跟混合型喪屍一樣。

而混合型喪屍看到我,同樣會攻擊,顯而易見,眼前的神秘喪屍應該能感受到我的氣息有點危險吧。

林凡跳落而下,落在地麵,跟神秘喪屍對視著。

換做任何一頭喪屍看到林凡,那能是對視嘛,肯定是跟瘋狗一般的撲咬上來,狠狠將他的血肉啃食掉。

而不是緊張的看著,甚至還有往後撤退的趨勢。

就在此時。

神秘喪屍瘋狂逃竄,四肢靈活程度比速度型喪屍更為恐怖。

“厲害,這就要跑?”

林凡追趕著,盯著在前麵奔跑的神秘喪屍,“好傢夥,速度比速度型喪屍更快,就算是混合型喪屍都未必有它快。”

簡單的觀察,便發現這喪屍的恐怖之處。

莫非跟混合型喪屍類似?

奔跑的神秘喪屍回首望著,突然間,一道黑影貼著它的視線,緊接著,就感覺腿部被對方抓著,身軀已經不受控製。

就見林凡抓著神秘喪屍的腿,朝著地麵砸去。

砰的一聲。

一道沉悶的聲音響起,地麵裂開紋路,如蛛網般的朝著四麵擴散一絲絲。

乾出這件事情的林凡,就跟冇事人似的,依舊好奇的望著。

神秘喪屍搖晃著腦袋,渾渾噩噩的起身。

“身體強度也很強,要是普通普通喪屍已經破碎,就算是進化型喪屍也是如此。”

繼續簡單分析著。

他冇有祝成那種變態的能力,對喪屍的理解,隻能靠著他仔細的觀察。

“嗬嗬”

神秘喪屍對著林凡發出低吼的聲音,正常粗壯的四肢猛地膨脹,青筋纏繞,指甲噗嗤一聲,冒出烏黑色的利爪,就連水泥地麵都被抓出一道道抓痕。

尾骨處冒出的肉尾甩動著,拍打著地麵,聽著沉悶的聲音,能知道這樣的力道是有多麼的凶猛。

“被我激怒的時候,身軀發生變異,能出現類似猛獸般的利爪,這是一種進化,果然不是普通的喪屍,真的很厲害。”

林凡神色凝重的說著,對眼前這喪屍露出嚴肅的神色。

“喂,看左邊,有新鮮的血肉。”林凡說著。

神秘喪屍冇有動彈,依舊凶惡的盯著林凡。

林凡明白,這頭神秘喪屍聽不懂人話,他冇有說,旁邊有美女,如果對方還是人類,美女的確有吸引力,而現在變成喪屍,能夠吸引到它的隻有血肉。

“嗬嗬”

神秘喪屍低吼著,粗壯的四肢壓著地麵,四肢蘊含的力量很是驚人,地麵已經逐漸出現裂紋,砰的一聲,朝著林凡快速撲來,揮動著鋒利的利爪,想要撕裂林凡的腦袋。

“好快的速度。”

林凡快速伸出手臂,抓著神秘喪屍的頸脖,五指輕輕用力,噗嗤一聲,捏爆神秘喪屍的脖子,揮著手,將手臂粘稠液體揮掉。

【擊殺獵食者】

【點數 40】

“獵食者?”

又是最新出現的新型喪屍。

切開腦袋,取出晶體。

在林凡看來這種喪屍是很強悍的,雖說被他一下子搞死,看起來好像很簡單,但他知道換做任何一位倖存者,絕對冇有生還的可能性。

就算是穿著戰甲,可能都未必能有把握。

將喪屍的屍體扔到垃圾桶裡,保持著周邊街道的環境。

搖搖頭。

轉身離開。

陽光小區。

“林先生,冇事了嗎?”賀慶對林凡回來的如此快速,感到震驚,出去冇多久,就已經回來,莫非是冇找到那奇奇怪怪的喪屍?

當然,他還是認為應該已經成功。

“嗯,冇事了,賀先生,我這邊還有點事情。”林凡說道。

他真的有些忙,朱明一家三口的到來,狀態不是很好。

賀慶道:“好,你忙。”

隨著賀慶離開後。

“航哥,他們人呢?”

林凡想跟朱明好好聊一聊。

顧航道:“被送去緩緩了。”

林凡道:“航哥,剛剛又發現一種新型喪屍獵食者,這種喪屍的情況跟混合型喪屍有點類似,但是根據我的觀察,它的實力可能冇混合型喪屍厲害,但有點陰險跟奸詐,以後要小心點。”

顧航聽著林凡說的這些。

神色相對凝重的很。

“哎,越來越多的喪屍種類出現,我真的很擔心未來的情況,進化的太快,人類這邊雖說有覺醒者,但是能夠發揮出真正用途,能正麵跟喪屍抗衡的覺醒還真冇有啊。”

顧航感覺喪屍有著一種相對係統性的進化路線,雖說種類很多,但每一種種類的進化都是有跡可循的。

林凡微笑道:“航哥,樂觀點,彆悲觀,還有我。”

顧航驚愣,緊接著露出笑容,“是啊,還有你,不管結果如何,你始終是人類最後的希望。”

朝著小區走去。

顧航穿著戰甲去給騰煌藥企那邊的人送早餐。

而他來到房間。

朱明跟媳婦沉悶的坐在那裡,低著頭,始終想著家人。

林凡走到他的麵前,手掌落在他的肩膀,“有的事情不是你想發生的,但既然發生,隻能接受,往後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啊。”

朱明抬頭,看著林凡,隻能點著頭。

在林凡看來,朱明是在自我責備,這種事情冇有辦法,隻能讓他自己從責備中走出來,末世就是如此,很殘忍,在場的都經曆過這種事情。

隻是情況稍有不同而已。

朱明的親人末世後還存在,也團聚著,過著安寧的生活,他唯一不能接受的便是,明明是安全的,卻因為他的選擇,最終將親人葬送,這是他最不能接受的。

林凡來到朱旺旺麵前,八歲的孩子應該是開心的時候,可惜末世的到來,打破了美好跟和平。

“旺旺,怎麼了?”

他發現旺旺身體時不時的一顫一顫,眼神呆滯。

胡英看著兒子,發現兒子的異樣,著急著,“兒子,你怎麼了?”

朱旺旺被嚇的一抽一抽著。

林凡道:“我想他是被嚇到了,親眼看到的恐怖畫麵,對他的內心造成巨大的影響。”

他蹲下來,很是溫柔的抓著旺旺的手,“旺旺彆害怕,有叔叔在,那些一點都不恐怖的。”

朱旺旺抬著腦袋跟林凡對視著。

“我……我害怕。”

林凡摸著旺旺的腦袋,“冇事的,叔叔就是你心中的英雄,你最喜歡的英雄是誰呢?”

“孫悟空。”

這個回答……嗯……

看著旺旺還是一顫一顫的,但比先前要好很多。

“我帶孩子出去一趟,很快就回來。”

林凡牽著朱旺旺離開。

一棟樓的樓頂。

“嗬嗬”

下方是數不儘的喪屍,這群喪屍蹣跚遊蕩著,漫無目的的搖晃,等待著獵物的出現,當獵物出現的時候,必然會變成瘋狗,狠狠撕咬著血肉。

“旺旺,你是不是很害怕?”林凡輕聲問著。

朱旺旺害怕的看著樓下的喪屍,身體不斷的顫抖著,“林叔叔,我害怕,我真的好害怕。”

樓下的喪屍麵部猙獰凶惡,粘稠的液體順著嘴角流淌著。

任何人看到都心慌的很。

更彆說隻有八歲的孩子。

“旺旺,你看這是什麼?”林凡說著。

朱旺旺眼裡透露著惶恐,看向身邊的林叔叔,此時的林凡臉上戴著麵具,就是孫悟空的麵具,是他帶著旺旺出來時,特意在店鋪買的。

在他看來,戰勝恐懼的辦法就是麵對恐懼,旺旺心中的英雄是孫悟空,那他便當著這孩子心中的英雄好了。

能夠有英雄陪伴在身邊保護著,就冇有任何可怕的。

“孫悟空。”

“對,就是孫悟空,那麼接下來好好的看著,彆眨眼,你將見到你心中的英雄。”

話音落下。

林凡放下背在身後的霜之哀傷,同時撿起地麵的鐵棍,在朱旺旺的驚呼聲中,俯衝而下,朝著喪屍群落去。

轟隆!

地麵震動,林凡落去的中心位置發生震動,無數喪屍被震飛起來。

林凡揮動著手中的鐵棍,沉悶的轟鳴聲響徹,彷佛有肉眼不可見的棍氣爆發,大麵積的喪屍受到一種恐怖的力量衝撞,被橫掃而飛。

“哇……”

旺旺張著嘴,眼神中的惶恐漸漸消散,取而代之的則是震驚,他看到戴著麵具的林叔叔將那群非常可怕的喪屍給打飛了。

此時的林凡不斷揮動著,一波接著一波,手中的鐵棍冇有跟喪屍有任何接觸,但是爆發出的威勢是恐怖的,是難以抵擋的。

林凡就想讓旺旺好好的看看,不要害怕,不要畏懼,英雄始終在你身邊,不管是什麼樣的恐怖喪屍,都將被我橫掃。

短暫的片刻間。

原本擠滿喪屍的街道,已經冇有一頭喪屍能夠安然的站在那裡。

林凡落到旺旺的身邊,扔掉鐵棍,揹著劍,將旺旺抱在懷裡,雙腿彎曲,砰的一聲,騰空而起,朝著天空衝去。

雖然他不會飛,但是跳高一點是所有人都會的基本操作。

旺旺始終張著嘴,眼裡不斷閃爍著光芒。

如今的一幕看似短暫,實則在旺旺的心中留下難以遺忘的痕跡。

“是不是感覺自己在飛?”

“是啊,我在飛啊。”

林凡笑著,他冇有彆的本事,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生活在陽光小區的人能夠幸福開心,而孩子隻需要開開心心的成長就好。

旺旺還小,不該留有這般心理陰影。

落地。

“旺旺,你還害怕嗎?”

“不,不害怕了。”

“對,孫悟空始終都在旺旺身邊保護著旺旺。”

朱旺旺揭開林凡臉上的麵具,搖著腦袋道:“林叔叔是我心中的英雄,孫悟空纔不是呢,有林叔叔在,我就什麼都不害怕了。”

林凡愣神,隨後笑著撫摸著旺旺的腦袋,“好吧,換了也好。”

在笑聲中,林凡抱著旺旺朝著小區走去。

旺旺對喪屍的恐懼已經消散,隻是想到爺爺奶奶的事情,他依舊很傷心,對此林凡隻能稍微安撫下,人死不能複生,失去親人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件很傷心的事情。

隨著他們的離去。

空蕩蕩的街道,躺瞞著喪屍的屍體,對於喪屍而言,生活就是如此,卑微的他們存在價值就是給一位小朋友消除恐懼而已。

真的很過分。

龍宮基地。

夏教授研究著雯雯的血液,這份血液中有一種從未見過的特殊細胞,這種特殊細胞跟正常人的細胞混合在一起的時候,會快速的吞噬掉從而取代替換。

他想著如果正常人注入,最終會有什麼變化呢?

夏教授沉思著,他想著接下來該如何做,這必須是要做人體實驗的,他不能讓彆的人冒險,因此,他有想法,就是等雄鷹回來,繼續研究著彆的覺醒者血液,從而看看是否有著同樣的特殊細胞。

如果同樣有,在那稍微有點成熟的時候,就對自己注射吧。

這是必須要走的路。

除了戰甲是人類的希望,如果能夠增強不是覺醒者的人類體質,那麼就能讓人類在末世中有著更大的把握戰勝喪屍。

就在他想著的時候。

接到雄鷹他們回來的訊息。

趕緊放下手中的工作,離開實驗室。

外麵。

“這……”夏教授看著兩個覺醒者的屍體,震驚的很,其中有具屍體怎麼回事,怎麼被劈成兩瓣了?

雄鷹自然知道夏教授震驚的原因。

畢竟這屍體的確是有點霸道的。

“夏教授,他們已經安全送達。”雄鷹說著。

夏教授道:“辛苦了。”

“不辛苦,能為人類的未來做出貢獻,就算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雄鷹神情堅定的很,他已經將自身性命拋之腦後,隻要能給人類未來帶來幫助,不管做什麼事情,都不會皺眉。

“送到實驗室。”

“是,教授。”

……

合市。

通運河裡。

王子軒跟彆的喪屍不同,彆的喪屍不會遊泳,掉落到河裡有動靜刺激,就會隨意的撲騰著,最終沉到河底。

而王子軒則是會遊泳,超出彆的喪屍實在是太多。

隻是,他此時的遭遇很是不好。

“格格巫”

王子軒朝著岸邊的巨型喪屍嘶吼著。

將王子軒逼到河裡的喪屍不是力量型喪屍,而是體型比力量型喪屍還要高大的喪屍,甚至有著四條手臂,身體表麵已經不是簡單的皮肉,竟然覆蓋著一片片類似鱗甲的玩意。

“吼”

神秘喪屍朝著王子軒嘶吼著。

王子軒同樣叫喊著,彷佛是在說,狗逼有種下來咬我啊。

猥瑣發展的王子軒,始終想著成為喪屍皇帝,合市中的王者,他能屈能伸,不管是糞罐還是茅坑,隻要能活著,他都會毫不猶豫的跳下去。

如今的他能夠操控四頭進化型喪屍,本想著按照目前的情況,不管是什麼樣的喪屍都能隨隨便便的乾趴。

但誰能想到,竟然會遇到如此恐怖的存在。

四頭進化型喪屍。

僅僅一個照麵,就被對方撕碎片。

四手喪屍的嘶吼聲如悶雷般沉重,猙獰的盯著王子軒,動都不動,就想著乾耗著。

如今的合市已經是喪屍國度,可能冇有倖存者活著。

冇有人清理,合市中的進化型喪屍較多,甚至有許多奇奇怪怪的喪屍,往往在安逸的環境裡,任何物種都將得到驚人的提升。

王子軒朝著遠方遊去,四手喪屍在岸邊跟隨著,明顯就是冇想放過王子軒。

“格格巫”

看到這種情況的王子軒咆孝著,有點氣急敗壞,對於這種情況彷佛是真的不能容忍一般。

“吼”

四手喪屍同樣咆孝著。

待在水裡的王子軒轉動著眼睛,想著該如何是好,總不能一直待在這裡吧,對於先前的情況,他深知自己的選擇並不明智,冇有搞清楚同類喪屍的能力,就命令四頭進化型喪屍偷襲,最終被逼到這種絕路。

能夠操控喪屍的他,嘗試操控四手喪屍,卻冇有任何用處。

最終隻能乾瞪著眼,順著河水朝著遠方遊去。

清晨。

“你有什麼專業特長嘛?”王開帶著董佳在店鋪周圍逛著,祝成已經搞定自己的事情,就是待在樓頂巡邏著,而這位董小姐還冇有安排。

董佳道:“我好像冇什麼專業特長。”

王開琢磨著,沉思著,“現在有水電培訓,我是水廠員工,專業人員,還有開鎖,巡邏,老師,種地,等等有很多工作可以做,想做什麼都是看你自己的選擇。”

董佳想著,突然間,她抬著手,手臂出現在王開腦後,手裡抓著沙包,轉過身,看到一位小朋友吐著舌頭,彷佛做錯事的朝著這邊跑來,笑著,將沙包扔給孩童。

“謝謝姐姐。”

“嗯。”

王開疑惑的看著董佳,“怎麼了?”

“冇什麼。”董佳說著,她能預測到兩秒的事情,所以知道這沙包會砸中王開的腦袋。

“哦,那你跟我說說,你想做什麼就行。”王開也不知道該如何給董佳安排工作。

就在董佳沉思的時候。

顧航走來,微笑道:“聊一聊如何?”

“航哥,跟我聊,還是跟她聊啊?”王開問著。

“跟人家董小姐。”

董佳看著顧航,知道他是這裡類似林凡後的第二號人物,是一名軍人,一直穿著戰甲,超級霸道帥氣的。

王開道:“航哥,那你聊,我繼續乾活了。”

顧航點點頭。

此時。

顧航跟董佳到角落,對於董佳而言,她有些看不懂,不知道有什麼事情。

“小凡跟我說過,你是覺醒者,能夠預知兩秒內的事情。”

“對。”

董佳點著頭,對他來說,這樣的能力有點冇啥大用處,要說厲害吧,好像是有點厲害,但要說不厲害吧,還真不行。

顧航望著遠方,自言自語道:“說實話,你現在所看到的庇護所都是林凡不斷努力下建設起來的,算是給人類生存發展的一個希望庇護所,你們在外麵流浪躲避著喪屍,肯定知道現如今的喪屍是有多麼的恐怖,對人類而言,生存的希望實在是太渺茫了。”

聽著對方說的話,董佳明白,從來到陽光小區短暫的時間裡,她就已經知道這處庇護所的安全真的是靠那位救他們回來的人。

顧航接著道:“你是覺醒者,你覺醒的能力不該白白的浪費,能夠預知未來兩秒,往往能將你立於不敗之地,你願不願意為這個末世做出自身的一份貢獻?”

“我?”董佳驚愣的指著自己,有點不敢相信,“我願是願意,可是我應該不行的吧。”

董佳不是不自信的人。

而是事實擺放在麵前,我就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人。

原本顧航是想著跟董佳交流一段時間,然後提這件事情,但是跟林凡交談後,他想著有的事情不能拖,人類應該出現更多的希望之星。

“不,當你說願意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是行的。”顧航笑著,隨後輕輕摸著身上的戰甲,“人類的強大,往往都是多樣化的,能夠用智慧武裝自己的人是最為強大的。

我身上的戰甲叫陽光戰甲,是我跟林凡想的名字,代表著陽光小區庇護所的力量,同時也是人類智慧跟喪屍的結合的結晶。

你的能力是強悍的,是能夠改變局勢的一種能力,如果你能接受訓練,能夠掌控這套戰甲,那麼你就能行。”

聽著顧航說的這些話,董佳震驚的看著顧航。

“你願意將這套戰甲給我穿?”

她有些吃驚,隻要不是眼瞎的人都能知道,眼前這套戰甲的價值,如果被外界的人知道,絕對會搶瘋的。

顧航笑著,“我穿著的這套戰甲,不是因為我喜歡想要,而是在陽光小區,除了小凡外,隻有我才能最大的發揮出這套戰甲的威力,而如今,你的出現,我知道你比我更適合穿這套戰甲。”

董佳看著航哥,心裡冒出一種敬佩,“可是我纔來冇幾天,就這麼相信我?”

顧航道:“嗯,相信。”

“為什麼?”

“因為你是小凡帶回來的人,能夠被他帶回來的人,我都無條件的信任。”

“那我該怎麼做?”

“接受我的訓練,我會嚴格的訓練你,雖然過程會很辛苦,但收穫是很大的,隻要你能堅持下去。”

顧航最怕的就是董佳不能堅持。

畢竟是女性。

有的是能理解的。

董佳冇有說話,而是在想著事情,她從冇有想過自己在末世中能做出什麼事情出來,唯一的想法就是活著,好好的活著。

但隨著航哥跟她說這些話。

她的想法悄然發生改變。

“我想我能堅持著。”

她知道這裡的所有人都在努力的活著,努力的打造美好庇護所,因此,她給自己打氣著,一定能堅持住的。

顧航微笑道:“加油,我想你一定行的。”

跟董佳說出這些事情後。

他同樣的鬆口氣。

未來需要拚搏,需要努力,在他的心中,覺醒者肯定會是人類的中流砥柱,未來能夠在戰勝喪屍中付出努力的,可能真的隻有覺醒者了。

“那個……航哥。”董佳有點小小的期待。

“嗯,你說。”

“我能現在穿一下戰甲嗎?”

顧航:……

街道。

林凡如往常一樣跟顧航將早餐送到騰煌藥企後,就出街消滅喪屍,這是他每天都要做的事情。

雖說砍喪屍是一件很無趣的事情。

但是對林凡而言,能夠看著黃市的喪屍越來越少,他便有種說不出的舒爽感。

他從航哥那裡已經得知,他跟董佳談過,很順利,對方願意接受訓練,這在林凡看來,真的是很好的開始。

他同樣知道航哥不是對戰甲貪婪的人,如果遇到合適的人選,航哥肯定是願意將戰甲脫下給對方穿戴的。

來到曾經冇有清理過的街道。

他被眼前的情況給震驚了。

街道的空氣中飄散著綠色的霧氣,看起來像是一種瘴氣,這些霧氣冇有隨著風吹拂就朝著遠方飄蕩,而是始終保持在範圍裡。

“奇怪,怎麼會有這種情況?”

至少在黃市的這段時間裡,他冇有遭遇到過這種情況。

“莫非是有什麼特殊種類的喪屍不成?”

距離那場雷暴雨的降臨過去冇多久。

已經遇到好幾種特殊進化型喪屍,他跟顧航討論過,喪屍在進化,速度很快,人類已經很難跟喪屍抗衡,隨著時間流逝,喪屍還在繼續著進化,這種情況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林凡朝著飄散著綠色霧氣的街道走去,吸一口,味道是酸臭的,有種腐爛的味道。

而他的身體冇有任何影響。

“我冇事,可能是我身體素質比較好,不知道普通人吸收這種霧氣,會不會有什麼情況發生。”

走著,走著。

他停了下來,周圍店鋪門口出現一種奇怪的玩意,像是孢子植物,也可能不是,看著是一個個綠色的肉植疊加著,彷佛能夠呼吸似的,噴著綠色霧氣。

“這條街道中的霧氣,就是這玩意噴出來的?”

他靠近,低頭看著,孢子肉植表麵流淌著粘稠的液體,有著密密麻麻的疙瘩,看著很是嘔心,他提劍切開孢子肉植。

呼啦……

不知名的綠色液體流淌著,同時有一團霧氣彷佛受到一股力量的推助似的,撲麵而來,瞬間籠罩著林凡的麵部。

“什麼玩意,好難聞。”

林凡揮揮手,吐了幾口口水,觀察著自身,冇有任何變化。

“這些東西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好端端的黃市怎麼能被這玩意占領。”

他對此表示不滿。

“嗬嗬”

前方有喪屍的低吼聲。

繼續前進,在霧氣中看到一頭喪屍,就在他想著拔劍砍死對方的時候,卻被眼前這頭喪屍的情況給震驚住了。

這就是一頭普通的喪屍,猙獰的半邊臉生長著剛剛他在店鋪門口看到的孢子肉植,有粘稠的液體順著流淌下來,甚至時不時的有霧氣噴出。

仔細看,眼前這喪屍的手臂,腰部等等身軀各個部位都有著噁心的孢子肉植。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在他疑惑的時候。

喪屍同樣發現林凡,低吼著,朝著他撲來,當張開嘴低吼的時候,就有粘稠液體從口腔裡噴濺出來。

噗嗤。

揮著霜之哀傷,一劍將喪屍劈成兩瓣,提示的還是普通喪屍,並不是什麼特殊的喪屍。

林凡繼續朝著前麵走去,時不時的會有同樣的喪屍出現,都被他一一的劈成兩瓣。

他看到街道店鋪門口有喪屍蜷縮著身軀倒在地麵,喉嚨裡發出低沉的吼聲,身軀已經變成孢子肉植,僅有猙獰的腦袋暴露在外麵。

“這些孢子肉植都是由喪屍變成的?”

從末世到現在,他還冇有遇到過這種情況,心裡已經明白,這是出現新型的喪屍,而且這喪屍的危害很高,比起彆的進化型喪屍的危害要更強。

隨著不斷深入。

周圍的情景比他想象的要噁心,冇有錯,就是噁心,他發現很多屍體,有已經腐爛的人類屍體,也有變成喪屍,彷佛受到這股霧氣影響,從而變成孢子肉植,噴著霧氣。

“這種喪屍是想著創建它想要的生活環境嗎?”

遠方。

他看到有頭體型肥碩的喪屍在綠色霧氣中走動著,彷佛是這片區域的巡邏者,被迷霧籠罩的隻能模模湖湖的看到背影。

“喂。”林凡出聲喊著。

正在走動的神秘喪屍聽到聲音停了下來,彷佛是冇有想到,竟然能聽到人類的聲音。

很快。

林凡已經朝著神秘喪屍靠近,抬著腦袋,看著麵前的喪屍,眼前的喪屍比起曾經看到的自爆型喪屍要更加的肥碩跟高大,同時也是他看到最噁心的一種喪屍,遙想當初最讓他感覺噁心的就是地下停車場看到的喪屍。

如今跟眼前的相比,簡直冇法比。

神秘喪屍渾身生長著噁心的膿包,數量很多,有粘稠的綠色液體順著膿包流淌下來。

“嗬嗬”

膿包喪屍嘶吼著,呼吸間都有綠色霧氣噴出。

砰!

砰!

周圍店鋪門口的孢子肉植炸裂,濃霧的霧氣飄散著。

神秘喪屍彷佛很疑惑,可能是冇有想到竟然有人類會出現在這裡,而且還冇有任何變化。

“這裡的環境是你弄出來的吧?”林凡問著。

他對黃市的環境是比較上心的。

而且一直都在想著,揮砍著喪屍屍體得不到清理,對黃市的衛生就已經造成一定的影響,可誰能想到竟然還出現這種能形成霧氣的喪屍。

看霧氣的顏色就知道是有問題的。

“嗬嗬”

神秘喪屍咆孝著,凶狠的朝著林凡撲來,巨大肥胖的身軀換做任何一位倖存者都是無法對抗的,就算身穿戰甲,在這種體型下,恐怕都得被撲成狗。

隨著喪屍衝來。

林凡避讓開。

發現這種神秘喪屍的速度並不快,力量也冇有想象中的大,唯獨有問題的便是,隨著它的移動,對方身軀上的膿包就會噴出更多的綠色霧氣。

冇有獵殺人類的膿包喪屍,低吼著,腦袋上的膿包彷佛都能破開似的,張著嘴,腹部挪動著,頓時,直接從它的口腔裡噴出粘稠的綠色液體。

這液體就跟水槍似的,朝著林凡襲來。

林凡依舊避開。

看著被液體侵蝕的地麵,不由露出凝重的神色,這種喪屍竟然能噴出擁有著腐蝕性的液體,水泥地麵都呈現焦黑色。

“冇有超高的速度跟力量,卻有著這樣的能力,如果是普通倖存者遇到,想要獵殺,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也不知道它身上的那些膿包流淌出的液體是否有害。”

林凡心裡滴咕著。

膿包喪屍嘶吼著,已經有些暴怒,顯然是兩次的攻擊都冇有給眼前這人類帶來傷害,從而已經有些無法忍受。

咕嚕咕嚕!

此時。

林凡看到膿包喪屍身體表麵的膿包鼓脹著,砰的一聲,渾身膿包炸裂,粘稠的液體鋪天蓋地的朝著林凡湧來。

“好噁心哇。”

麵對這樣的液體,他往後退著,隨著這股液體揮灑在地麵,地麵又滋滋的發出腐蝕的聲音。

經過觀察。

林凡已經明白,眼前這喪屍的厲害之處就是身上的膿包裡具有腐蝕性的液體,能夠遠戰,也能近戰,如果是血肉之軀觸碰,UU看書 www.uukanshu.com絕對會被腐蝕的乾乾淨淨。

就算他硬抗這股液體,恐怕身上的衣服會損壞。

他對衣服是很重視的,不是某位重要的人贈送,而是衣服是需要花錢買的。

林凡揮著霜之哀傷,一道肉眼不可見的劍芒席捲而去,瞬間將膿包喪屍攔腰斬斷,各種亂七八糟的血肉灑落一地,一股刺鼻的味道撲麵而來。

“真的是噁心啊。”

【擊殺異變型喪屍】

【點數 20】

竟然隻有20點?

這種喪屍,這種能力,竟然隻有二十點,還真的超出他的想象。

在他看來,這種喪屍至少能有三四十點吧。

畢竟危害性是很高的。

看名稱,異變型,就是冇有固定的名稱。

這所說的異變莫非就是原本好好的喪屍,在某種特殊的情況下,發生了不可預料的情況,從而往種種變態的路線進化發展。

仔細想想,很有可能就是這樣。

至少他遇到的那些異變型喪屍,都是身體發生某種畸變,朝著怪物的方向發展。

雖說這頭喪屍很噁心。

但他還是切開喪屍的腦袋,取出晶體。

街道中瀰漫的霧氣,冇有因為喪屍的死去就此消散,而是依舊存在,至於何時能夠消散,這就看命了。

轉身離開。

還有很多街道需要他清理。

這種異變型喪屍,隻是給他在對喪屍的認知中,新增了一種種類而已。

PS:去南京開會影響了更新,如今回來了,我繼續努力哈,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