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航線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建好,保全隊和施工隊暫時還不能進來,如果裡頭真的有盜墓組織的人,我們進去了也有危險。”

紀冥禦當然不怕,怕的是會傷到九爺。

畢竟,九爺身份尊貴,萬一有什麼意外,那可是會讓整個江洲地動山搖的!

“我的建議是,明天我先進去看看,秦飛和九兒小姐留在這裡,陪在九爺身邊。等……”

“我們留在這裡,就會安全了?”陸北城淡漠的眸,斜睨了他一眼。

“這……”

紀冥禦立即想起來,三天之前那場襲擊。

“所以,進去不安全,留在這裡也未必安全,那麼留在這裡的意義是什麼?”wp

這話,讓紀冥禦無法回答。

良久,紀冥禦才說:“那好吧,那就一起進去,不過現在盈安城裡頭究竟是什麼情況,我們也是不清楚,九爺,務必要小心。”

陸北城冇有說話。

紀冥禦知道,這種溫情的話,九爺不愛聽更不愛說。

整個人冷冰冰硬邦邦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改變一下,要換了個小姑娘,可頂不住九爺的冰冷。

外頭,傳來一陣腳步聲。

紀冥禦立即站了起來,看著帳篷的門簾。

“九爺,我來給你施針,現在進來方便嗎?”

是甄九兒。

“方便,九爺現在方便得很。”紀冥禦笑著替陸北城回了話。

甄九兒拎著藥箱,將門簾掀開,走了進來。

“九兒小姐,九爺的腿最近怎麼樣?有冇有惡化?”

畢竟出來好幾天了,每天都在崎嶇的山路上行走,原始森林裡的空氣又十分潮濕,不知道會不會對九爺的腿有什麼影響。

“冇有惡化。”甄九兒將藥箱放下。

紀冥禦還等著她繼續說下去呢,冇想到她說完這話之後,竟然就不理他了。

又是這種冷冰冰的態度,唉,他命真不好。

不過,這幾天九兒小姐和九爺的關係好像不太好,對九爺也是冷冰冰的。

所以,她對自己也是這種態度,紀冥禦能理解。

生九爺的氣,怎麼能不對他一視同仁,畢竟,他是九爺那邊的人嘛。

話說回來,這兩個傢夥,到底在生什麼氣呢?

越來越疏遠了……

“那……我不打攪兩位了。”

紀冥禦看著陸北城,態度恭敬:“我去準備一下明天要用的東西。”

見陸北城頷首,紀冥禦和甄九兒打過招呼後,走了。

九兒還是那個九兒,麵無表情,將鍼灸包攤開,看著陸北城的腿。

“九爺,我幫你將褲子挽起來。”

陸北城冇說話,她就當他默認了。

和之前兩天一樣,依舊是安安靜靜給他將褲子挽起,再安安靜靜給他施針。

這是九兒自己研究出來的針法,據說,可以活血化瘀,幫助他腿部神經恢複。

陸北城一直看著她的臉。

她不說話,他也冇說什麼。

全程下來,她臉上一點表情都冇有,對他的態度,比起剛開始認識的時候,還要冷漠疏遠。

終於,在她要將細針收起來的時候,陸北城平靜地問:“我是不是做錯什麼,讓你生氣了?”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拈花惹笑的王的女人誰敢動-